夜泊秦淮近酒家

╰(*´︶`*)╯来给窝鼓个掌!

【曹家】完整

*主曹丕,小刀砸~
*脑洞来源于我一套尺子少了一个,不仅感觉脑仁发痒还有那心里难受的啊╯﹏╰
*试试带入柿子
*再试试带入曹家
*诶嘿,感觉不错哦~
————————————————
  曹丕。了解他的人给他的评价是:既 变态又完美,极度扭曲却又令人心痛的疯子。
  他的命运十分曲折,曲折到,使人无法相信。
  他生下就是一个肤白貌美唇红齿白腿长腰细的美少年,在家里被大哥宠着,在学校被老师爱着;幼儿园的时候就拉帮结派有十五六个两肋插刀的好兄弟,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就不少纯情女生给他传纸条。可谓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中国共产党重点培育的小花朵。
  他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认可,可是他的爸爸——曹操,却从来没有给他好脸色看。 曹操对曹昂曹彰曹植曹熊曹彪曹冲都是严厉亲切的伟大父亲形象,唯独他。
  换个说法,就连他们家养的黄鳝都能挣得曹操一笑。但是,不管曹丕做的多么好,在他眼中,还不如一条用来做饭的鱼。
  想想,从出生到现在连爸爸都没抱过的孩子会正常吗?答案肯定是不会。
  曹丕可能是为了弥补这种心理上的缺陷,只要发现成对成套的物品少了一个,二话不说在那边翻箱倒柜地找。找到还好,找不到就收起起来,一直收到又有同样的物品缺失,能和那个配套的时候。可稀奇的是,他从来不会忘记他那成堆的物件哪件能正好配起来。
  “它们已经不完整了。” 所以我要让它们变得完整。
  可那毕竟是重新组合的,用起来肯定不如以前舒坦。但又能怎么办呢?
  上面说的都是初中之前的事,在小学最后一个暑假,一个血淋淋的事件,狠狠地把他推向了深渊。
  那次,他们家难得全员出来玩,曹昂提议去游乐场,结果,就是这么巧,碰上了过山车失控。又是那么巧,丕彰植就坐在上面。
  过山车是单人单排的那种,曹丕坐在中间,赶过来的消防员是从两头救,愣是没有看到这么一个十来岁的小孩。
  曹丕也不急,安安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就在消防员的手快要碰到他的时候,明明关闭电源的过山车又发动了起来。他就这么从消防员叔叔的指尖溜走了……
  然后他的大哥曹昂爬上了轨道……
  然后跳上过上车……
  然后抱出了吓蒙的曹丕……
  然后从疾驰的过山车上跳了下来……
  然后……
  就是他的死亡通告书。
  为什么曹昂死了曹丕没死?很简单,当时他们所处的轨道距离地面至少一百米,地下并没有任何保护措施,是实实的鹅卵石路。跳下去的时候,曹昂知道自己活不成,用自己的身板给自己疼爱了十年的二弟构成了一个人肉垫。
  “啪!”
  血光四溅,曹丕昏迷之前清晰的看到黄白色的脑浆,就像是儿时母亲的乳汁,让明朗的大哥沉沉地睡了过去……
  从那以后,曹丕成了长子。从那以后,曹操对他的态度更差了。
  初一期中考试,一共七百多个人,曹丕的居然才考了三百七十多名。
  那天晚上,曹操对他发火,当着他五个弟弟的面打了他一巴掌:“你这是什么德行!你哥用命把你救下来,你就这么报答他!你学习给谁学的!作业给谁做的!你看看你荀叔家的阿恽!再看看你郭叔家的小奕!哪一个不是比你高了几百名!我养你供你十几年,你还想怎么着!”
  曹丕静静地站在那里,左边脸火辣辣的疼,他没有用手捂着。眼眶里眼泪使他看曹操也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一道黑线。
  他想哭,但他不敢哭。 他害怕眼泪掉下来会换来更严厉地训斥和更残忍地打骂。
  之后,曹丕的成绩就没下过前十。
  但,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他,变得更加疯狂,更加扭曲的去弥补缺失的父爱:
  彩铅少了一只笔。扔了。重新买一盒。
  书本掉了一页。烧了。重新买一本。
  陶瓷碗缺了一块。砸了。重新买一个。
  “它们已经不完整了。”所以要想办法把他们变“完整”。
   长大后,曹丕做了法医。因为他这种做什么事情看到什么东西都追求“完整”的性子,让他每次的破碎尸体、骨架、内脏甚至是人皮的拼接都异常的完美!
   这种扭曲的心理,随着年龄的增长,不仅没有消除,还更加深化,加深为情感上的“完整”。
  甄宓,曹丕带领的实习法医。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唇若抹朱红烈似火,眼若晨星深邃无边。
  他们俩呆着呆着,就在一起了,整天黏黏腻腻,跟涂了502似的拉都拉不开。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十七个月。
  曹丕在不经意间听见了同事们的谈话,得知甄宓和自己父亲发小的儿子袁熙在“五一”假期期间去了夏威夷。
  要知道,那时候甄宓给出的理由是去国外学习,袁熙的说法是去参加演讲。
  曹丕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把袁熙的头割下来,用手术刀利落的在他身躯背上划了一道,灌进水银。一张人皮,就这么剥下来了。
  甄宓呢?被绑住手脚,用头发遮住面部,嘴子塞满了米糠,不动声色的被割破颈动脉,以一种十分温柔的方式死去了。还没完,曹丕又把她的心脏挖了出来,抛进污水沟里。
  “它(感情)已经不完整了。”所以我要毁灭她。
  之后,曹家和袁家动用大量人力资源好不容易把这件事情压了下去,曹丕被迫当上了曹氏集团的总裁助理。袁氏集团表示对这件事情不会追究,毕竟是自家儿子有错在先,而且如果针对起来,人多口杂,肯定会穿出去,坏了集团的名声。
  “丕儿,你为什么总是这么较真儿?生活中不总是要有点失去的东西和得到的东西吗?怎么可能会完整!”他的母亲卞夫人不止一次问到。
  “有失去的东西,就会有补偿的东西。但,妈,你得到的那个补偿的东西未必对你有用。”他答道。
  “但是被你这么一折腾,你不一直在失去吗?这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啊!”
  “妈,您知道负负得正吗?失去的多了,也就感觉不出什么来了。”
  曹操从小培养他的坚持,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最好的展现。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给曹植带来了深深地震惊。
  荀彧。啊就是那个荀叔,他送给曹家兄弟一条小金毛。曹冲和曹彪抱着它不肯放手,卞夫人带它出去溜了溜,没几天,那只金毛就怀孕了。又过了一个多月,生下了五只小狗崽,一只比一只水灵,打算养得大一点给五个兄弟每人一只。
   结果,一直还未睁眼的小金毛不知怎么的爬出别墅忘记关了的,一直到了大街上,硬生生的被一辆卡车压死了。 那辆卡车司机不仅没有道歉还踩油门跑了。
  曹丕咬着牙在曹冲和曹彪的哭声下通过监控查到了那辆卡车的车牌号,用了三天时间找到了车,用砖头和锤子砸烂了引擎。
  回家后,他面无表情的把被自己喂了十几个月的狗妈妈还有出生不到一个月的狗宝宝给杀了。
  “大哥!”曹植瞪圆了眼睛“你这是干什么!”
  “……”
  “四弟和五弟看见了他们会把你想成什么!”
  “他们会把我想成什么我不在乎,但它们,……已经不完整了……” 所以我才要让它们在别的地方“完整”起来。
  “……大哥……”
  曹丕他不心疼吗?
  疼!他肯定心疼啊!所以,才让它们死在了自己手上。
  曹丕的这个固执,可是随曹操随得那个铁啊,因为他们是父子嘛。
  没错,他们是父子啊……
  曹操才会对曹丕这么严厉,曹操才会无限的包容曹丕的这个变态的心理,曹操才会让曹丕当总裁助理,曹操才会帮助曹丕挡住那一枪。
  某天,甄家找上门来了,拿刀的拿匕首的拿剑的拿鞭子的拿狙击枪的拿激光枪的,什么都有。
  当然,曹家人也都不是盖的,打小就开始接触各种冷热兵器,各个新奇装备一应俱全。那场仗,打得昏天地暗,可是甄家人数占优势,又有提前准备,占据上风。
  打的最欢的应该算是曹丕了吧。他只要听到甄字就想起了甄宓小姐,一想到甄宓小姐就想到袁熙,一想到袁熙就来气。
  在和甄家的某个人僵持的时候,殊不知,一个红色激光点正在自己后脑勺游走。
  “pong!”枪响人亡,倒下的不是曹丕,而是曹操。
  全场都寂静,甄家人不相信这么轻易的就把曹家家主给杀了。
  曹丕慢慢地跪了下来,颤抖地用手去摩挲那张昔日令他闻风丧胆的脸。自己恐惧害怕了二十多年的父亲就这么走了?去找大哥了,丢下了所有人……所有人…… 所有……
  “……爸?”
  原来。
  他并不是缺少着什么。
  然后……曹丕真的疯了。
  挨了几刀,被射了几枪,都已没知觉了。他不会感觉到疼,为什么?
  “因为我的家不完整了啊。”所以他要毁掉别人的家。
  曹家胜了。
  甄家被灭门了。
  这件事情和几年前掩盖的一样好,袁氏集团也被曹丕搞的破产了。原因是袁氏集团资助了甄家,他们早就不完整了。
  几年后,曹冲曹彪曹熊曹彰相继去世。
  母亲卞夫人在重阳节那天赶去“大部队”那了。
  曹丕在支撑曹氏集团十几年后,累了。躺在了漆黑漆黑的棺材里,死死地睡了过去。这,可能是他这几年睡得最安稳的觉。
  曹植默不作声地丢掉了手里的烟蒂,狠狠地碾了几脚。
  “呼……那变态终于走啦。”四周无人,却看着眼前,像又不像是自言自语。
  “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了。”拿出小刀。
  “照你的说法,是不是不完整了?”走到曹丕的棺材旁,掀开盖。
  ……
  殷红的献血顺着手臂流下,早已干涸的眼泪现在却涓涓不断流出。
  泪眼朦胧间,看见了多多少少数不清的黑影,然后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他看见了。
  看见了只有梦中才会出现的场景。
  全家人满面笑容的坐在一起,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曹丕不经意间往这瞅了一眼,看见了自家哭的稀里哗啦的四弟,兴奋地朝他挥挥手:“子健!快来啊!要拍全家福了!”
  曹植擦了擦眼泪:“这就来!”

  这下,我们总算是完整的了吧。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