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泊秦淮近酒家

╰(*´︶`*)╯来给窝鼓个掌!

【论坛体】猛扒!高中时期的黑历史

*一时起兴的论坛体大概是因为好写是因为太有挑战性!!

话不多说


——————————————————

L1

占!成功前先占领一楼

L2

补!那个二楼也不错

L3

拾!捡漏是一门艺术

L4

破!这手速……一看就是单身多年

L5

真·单身狗笑笑不说话

L6

睡得晚唯一的好处就是随时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L7劳资腿长一米二

哎呦,都潜水呢,还不给我留一层!

L8

您有标题就够了,一二楼什么的留给我们兄弟姐妹快活快活嘛~

L9

别瞎BB了,拿到前十层就已经证明你是一个手速不错的单身狗

L10

刚好卡到。那我算是什么?

L11

说明你不仅单身手速也不行,已经废了

L12洛神姐姐吃植丕

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突然开始回忆高中?搞煽情啊

L13

二十好几?要奔三的那种

L14

感觉自己很年轻

L15劳资腿长一米二

去去去!小生明明二十出头,这么萌的语气和ID从哪里看出是二十好几的

L16

明明二十出头……明明是谁?

L17

你看看人家明明就二十多,楼主你还好意思比?

L18

明明,多大?多高?皮肤怎么样?能否发个照片?家在哪里?有无车房?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今天下午有没有空~

L19甜姜不胖也不受

哈哈哈二谋学长你又被鄙视了【意思意思换个称呼

L20

甜姜你这样就不对了,怎么能叫鄙视?诸葛那个老油头怎么教的你【去掉二谋我们还能做朋友

L21

原来这俩是在同一个学校?

L22

咿!我都不知道我的高中同学去哪了……

L23

我觉得这个帖子应该改名为《嘤嘤嘤高中同学去哪了》

L24洛神姐姐吃植丕

那个嘤嘤嘤是什么鬼?

回归正题。二谋,你还记不记得高一时军训遇见的那个路痴小哥?

L25劳资腿长一米二

……甄姐你咸鱼了?那明明是和我们一个班的赵子龙啊

L26洛神姐姐吃植丕

诶,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L27劳资腿长一米二

……当我什么也没说……

来来来,咱们来回忆一下

那次,他帮我们全班去买水(瞧瞧,38度高温下我们全军覆没,就人家那么一个身强体壮的居家好男人还坚强的屹立在战场上,先给我来一打)在不到300米(划重点)的路程里他居然迷路了(!!!!!

就在这时突然从角落里蹦出一个环保阿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路,那阿姨指着他就说:“我认得你诶!前天!你就迷路了!也是这个地方!”

说完她就一脸媚笑的掏出一部OPPO R11:“同学你看我们是不是很有缘~加个好友怎么样~”然后的趴在小哥耳边小声说“悄悄告诉你,小女子年方五十二,未娶未嫁,要不……”

……

……

……

……

……

……

……

……

“给我介绍个对象~”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L28

我TM神转折

L29

被措不及防的闪了一下腰

L30

我新闻底稿都打好了你让我看这个?!

L31吾乃常山造纸农

……仲谋……在背后说人坏话可不好哦……

L32

没有没有,他是在你背后公开说你的坏话

L33

呦吼,路痴小哥你好

L34吾乃常山造纸农

不是路痴!是健忘!健忘!!

L35

小哥你又不老怎么可能健忘

L36

有可能是工作压力或者学业压迫

L37

没错!你们看看现在的高三生!头发掉的一撮一撮的QAQ差点以为自己要秃了……

【发个图片你们瞅瞅!.jpg】

昨天早上一梳就掉下了这么一大把qwq

L38

压力仅仅是脱发的一个帮凶,有可能是双氢睾酮对你头皮毛囊的刺激

L39

看那头发长度就应该知道她是个女生,睾酮的含量又不多,说不定是休止期脱发√

L40

打住打住!楼歪啦

L41洛神姐姐吃植丕

感谢小天使帮忙正楼↑

回复L24:子龙,别解释了。你就认了吧!路痴虽然不是病,但也得治啊……还有你那ID啥情况?

L42

常山造纸农?小哥你现在混得不怎么样啊

L43

hhhhhhhhh感觉小哥完全可以靠脸吃饭

L44吾乃常山造纸农

别笑!我本来想打“吾乃常山赵子龙”来着,但是一不注意打错了,原本要点“取消”,但是神使鬼差地点成了“确定”!

L45

我很感谢(划)无奈这个软点没有改名功能

L46甜姜不胖也不受

前辈容我说几句:哈哈哈哈前辈哈哈哈没想到你不仅健忘哈哈哈还手残哈哈哈哈哈

L47

心疼1s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jpg】

L48吾乃常山造纸农

伯约你变了……【捂心口.jpg】

好吧……我现在已经到医院了,话说挂号的地方在哪?怎么那么大?

L49劳资腿长一米二

额……

L50洛神姐姐吃植丕

emmmm

L51甜姜不胖也不受

额哦

L52

……

L53吾乃常山造纸农

??什么情况??怎么都不说话???还有这医院为什么这么暗?

L54

那个……据我所知医院挂号的地方一般都是在进大门口的左手或右手边有的直接在正对面……小哥你是不是到地下停尸房了?

L55

到停尸房就好了,我感觉照小哥这种情况就应该再碰上个尸变诈尸啥的直接重新投个胎吧……

L56

别说那么难听!

我们也很无力不知道你在哪里,要不……给个GPS定位先?

L57

GPS能精确到哪层楼哪个房间门口吗?我感觉还是先打110吧

L58

得了吧,现在“有事找人民警*”已经不可信了,应该是“有事找人民记者”!

先开个新闻发布会,就叫做《震惊!成年男子竟在医院里变成“无头的苍蝇”》。

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

L59香妃?抱歉你认错了

【这个是子龙吧?.jpg】

你在厕所门口晃荡什么?

L60

我嘞个天!厕所……【复杂.jpg】

L61

小哥OS:我说怎么那么臭

L62

唉……现在小哥急需配一副眼睛啊

L63

诶嘿,就没人注意照片上的小哥吗?突然感觉好帅啊~♡

L64

+1

L65

+2

L66

+10010

L67

+12138

L68劳资腿长一米二

说到近视,现在的高中生好像都戴上眼镜了啊【再帅也没我帅

L69

自动跳坑。

唉……【突然沧桑.jpg】自从近视以后越来越习惯眯眼看人,在路上几乎都是面目狰狞的和人打招呼……【捂脸.jpg】

L70

不错√保护眼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开始。第一节:按揉天应穴……

L71香妃?抱歉你认错了

突然想起某次搬宿舍发生的“尴尬”

L72甜姜不胖也不受

学长讲讲吧~

L73吾乃常山造纸农

搬宿舍……高三那次?

L74洛神姐姐吃植丕

我怎么不知道这事?

L75劳资腿长一米二

您都咸鱼了怎么可能知道因为女生宿舍没有搬啊

L76

宿舍还能搬?咋搬??

L77

楼上看过愚公移山不?就那种

L78香妃?抱歉你认错了

两位够了啊。

没错就是高三那次。各位还记得那位体弱多病无限风骚的奉孝吗?他好不容易把成山的生活用品搬到另一个宿舍,摇摇晃晃地拿起锤子和钉子准备把自己去三亚的美照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他身体本来就不好,还喜欢喝酒!之前又搬了那么多东西,我是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好心帮他钉钉子。

结果等他刚把镜框挂上去,一松手,镜框就“啪!”摔在地上碎了一地

原来他把附近的一只苍蝇给当成了钉子……

第二天我很自觉的在奉孝昨天挂镜框的地方重新钉了一颗钉子。等到奉孝刚准备把新买的镜框挂上时,他定睛一看,以为昨天的苍蝇还在,于是对着墙面一拍!

L79

顿时鲜血横流。半仙:“少年郎,都说你有血光之灾了。来,买瓶跌打酒吧。一瓶只要十六万~”

【爱情公寓乱入】

L80

这是一段有声音的文字,我似乎听到了这位同学响彻云霄的呐喊

L81洛神姐姐吃植丕

看来普通近视的人摘下眼镜最多致盲,高度近视的人摘下眼镜不仅致盲甚至有可能致残

L82

犀利。没毛病

L83

苍蝇OS:怪我喽

L84祭酒?对对寄的酒呢

心疼地抱住傻乎乎的自己

早知道就应该不逞强早点配个眼镜

L85甜姜不胖也不受

现在知道了吧~不戴眼镜的最大bug就是3米开外男女不分,5米以外六亲不认,10米开外人畜无差嘛

L86祭酒?对对寄的酒呢

没错!看世界看到怀疑人生,这才是不戴眼镜的完整体验

对了,文若若你不说好不提这个的吗!@香妃?抱歉你认错人了

L87

黑历史嘛~看看这个贴的标题L

L88

是啊看看人家子龙小哥被爆料了也没说什么

L89吾乃常山造纸农

不想说话

L90

坚持不配眼镜党

配什么眼镜!学学人家张爱玲爱玲姐。他遇到熟人就从不打招呼

就是因为深度近视但又从来不配眼镜!

这貌似没什么好炫耀的

L91祭酒?对对寄的酒呢

人家是大文学家……我就是个不入流的公司小经理比不起……

文若若!三分钟了!还不理我!QAQ

L92

咋跟怨妇似的

L93吾乃常山造纸农

中国前三强的曹魏传媒公司是个不入流的小公司???

香令他去做手术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出来。emmmm……如果那女的难产的话大概更久

还有我提一点建议,你们这分医院能不能把厕所的灯改成声控的?

L94祭酒?对对寄的酒呢

你怎么知道的!【咬手帕.jpg】

L95

请自行往上翻

L96

突现醋坛子

有基情~

L97

难道就我一个人注意到香令是妇产科!医生吗……

L98

你怎么知道……诶好像还真是

L99

这……一个妇产科医生是个gay……

L100

突然安静

我去这是怎么发展的?!我哥就学医!这个医院在哪!我要把他送去!!

【小荀郭】一个糖,一把刀

算是一时的脑洞
不对,也不是一时,有十几天了吧,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写
现代paro
伯益讲述的那些事情是有删改的,但我打赌你们不可能找到原稿在哪√
因为快要开学了太闲得慌搞点事情
额……写的有点急……好歹看吧√
———————————————
“我跟你说哦,我家长倩天下第一好,谁说他不好我和谁急。”郭奕和我说这话时,脸上浮现出淡淡幸福的笑容。他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地比划。我倒是什么也没说,反正自己一个很闲,有个人聊天也可以消磨消磨时间。
“六年前,我们两个的恋情还没有公开,我父亲常年出差在外,一年见不了几回。我站在他卧室门口准备坦白时的心情和在中考考场上没什么两样。我整个人都是石化的,在门口站了几十分钟以后,我才憋出一句话:‘我……我开不了口……好紧张怎么办!’那时我全身都在战栗,只感到一只手抚上我的头:‘没关系我来吧,你爹问的时候再说话。’唉,你知道吗,这句话就像是嗯……熨斗!把我心里的那些褶皱都抹平了~”
“噗呲……”听到这个比喻十分不争气地笑了出来,我甚至可以看到他旁边粉红色的小花“那后来呢?”
“后来?他自己推门进去了。我那个急啊,想趴门上偷听,但是没想到隔音效果这么好!当时我终于明白了度秒如时的感觉,到我都要撞墙长倩终于出来了。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我还以为受虐待了呢。还没等我看清他表情就直接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托奕儿的福。伯父同意了……’什么叫托我的福?明明我什么都没做!但是我脑子就像断片了一样,什么都没说,很庆幸他没有看见我通红的脸。”
“哦,那真是恭喜你们啊~”
“还有还有!还记得两年前,我亲戚家出差,把他家一岁大的小崽子扔给我。我是独生子,除了工作经常宅在家里,没什么带孩子的经验。晚上,长倩回来的时候,撒了一桌子的稀饭、地上沾了不明液体的纸巾、拆得零七八落的玩具……什么都有!好不容易抓到乱窜的小祖宗,头上也是一堆面粉,衣服上几乎所有能看见的面料都已经被‘牛奶大军’占领了,尴尬的看了他一眼:‘额……嗨!回来啦……’我真想抽自己一巴掌,怎么那么没用。”
“长倩没说话,我以为他是在生我的气,我也只好低着头坐在地上等待处理。倒是那个小崽子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安分了!”
“你们感情那么好,我觉得他不会生你气。”
“那是当然~”郭奕很自豪的仰起脸来“他径直走过来抱起小祖宗,空出一只手来擦了擦我脸上的米粒,说:‘去洗洗吧,小孩我来看。’我惊讶的抬起头来,很不可思议的问了一句:‘长倩你会看小孩?!’他一下子笑了出来:‘我可是有四个弟弟的大哥呦~’所以说,以后领养的小孩也应该是他看!”
我忍不住弹了一下他脑袋,又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少爷:“我看,你也被他宠过头了。应该学着照顾人吧。”
“哦!”他吃痛地揉了揉发红的额头,不服气地瞪着我“我怎么不会照顾人了!”
“那你跟我说说啊。”
“十个月前,我因为工作原因出差。第二天早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十一点将近零点发的晚安。因为长倩的公司那几天业绩有点下滑的趋势,所以忙到半夜也是很正常的。但是接下来一连几天都是那个点,好像他也坚持不住了,随意说了一句:‘这几天睡的好晚啊……’我当时那个气啊……老大不小的人了,一些可以留到明天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现在做完?不仅质量不合格,还把身体搞垮了……我顶着一头火气马上打了个电话过去,也不等他说什么,张嘴就喊到:‘知不知道熬夜老的快啊!知不知道熬夜有几率会的癌症啊!’以那个格式我又扯出了几条熬夜的坏处,顺便还威胁他:‘如果我现在在你旁边,我一定给你灌安眠药!’”
“哎呀,没想到啊。然后呢?他按时睡觉了吗?”
“肯定的呀!但回去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骂了他几句。”郭奕长呼一口气,抱歉的朝我笑了笑。“真是对不起,一时起兴拉着你讲了这些事情。”
———————————————
结局一
我轻轻地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郭奕瞅了一眼窗外,然后惊喜地挥了挥手。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是一个棕色短发的青年,他不停的对着手哈气。看来站在那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长倩原来已经到了啊,我先走啦~”
我心里很奇怪为什么他不进来。和郭奕道别了以后我打算一直坐在那里,监视着他俩。
郭奕一路小跑过去,满脸责备的看着他,好像又嘀咕了几句,拆下脖子上的围巾给他围上。长倩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他不知从那里掏出来一大束玫瑰花,单膝跪地。
“我爱你,奕儿。嫁给我,好吗?”
我当时惊呆了,郭奕更是傻愣了。
因为今天是正午,路上可以说是没有人,为这对佳人准备了一个安静祥和的空间。
郭奕不知是害羞还是冻的,红着脸接过了花束:“真是糟糕的求婚……连戒指都没有……”
长倩轻笑一声,拉起了他的手,变魔术似的,郭奕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戒指。【对就这么草率】
突像是预测好了开始下起了雪,一片片晶莹雪花落在了他俩的身上。
很美。
特别的美。
我拿出手机拍了个照片,发到了空间里:
看,多么幸福,像是天使一样。
———————————————
结局二
我轻轻地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叮——各位乘客,XX路到了。”
郭奕他拎起一袋子水果,对我拜了拜手:“那……我先下车啦!跟你聊天让我感到很放松。”
我挑了挑眉,据我所知,这一条路上只有一家私立医院。经历了一阵心理挣扎后秉着“我只是好奇好奇没有错害死的猫又不是我的”跟着他到了一间病房。
我坐在门对面的一个椅子上假装看手机,时不时地瞄一眼病房里的状况。
床上躺着的是一个脸色苍白的棕色短发青年,他的嘴唇干枯,毫无血色。郭奕坐在他旁边,望着他的脸,紧紧握住了那只似乎皮包骨的手,抬起来放到双眼前。
“嗨~长倩,我来啦!有没有想我啊~今天我带了你最爱吃的水果哦,你可一定要吃啊!”
“长倩,我今天在车上遇见了一个很亲切的大哥,他很认真的听我说话,并没有觉得我很烦。”
“长倩,你什么时候好起来啊……我真的错了……要不是我……你也不会从三楼掉下来……”
“荀长倩!你说好的要让我嫁过去呢?再不起来,可就是你嫁我喽。”
“长倩,快点醒来啊……我很想你啊……”
“恽儿啊……”
一滴滴透明的液体顺着郭奕的脸颊划下,浸湿了洁白的被褥,也滋润了那一双手。
“哔——”
折线,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