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泊秦淮近酒家

╰(*´︶`*)╯来给窝鼓个掌!

【荀郭】小段子·等待

“先生,您坐在这里干什么呢?还拿着两个酒杯。”

“没干什么,等一位友人罢了。”

“那您的那位友人是谁啊?”

“一个金发军师。”

“可先生您这酒都快喝完了,为什么他还不来呢?”

“他啊,又贪睡了,睡了四年,你说他为什么还不起床呢?”

【荀郭】小段子·人老了

ooc有的
大半夜醒来睡不着,想想好不容易见到了久违的手机就松不开手了
半夜产物
————————————————
  “荀爷爷,郭大爷在唠嗑的时候又拿您的香料当空气清新剂!”
  “没事,人老了,年纪大了,收藏的香料也不怎么用了。让他撒去吧。”
  “荀爷爷,郭大爷把您的古董香炉高价转赠出去了!”
  “赠吧赠吧,黄土都埋过鼻子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又不能带下去。”
  “荀爷爷!郭大爷把你的一堆帽子卖给江那边的纵火团了!”
  “没关系啦……这么多天你见我那一天带过?都是过时的款了,卖给他们还攒了钱买口好棺材。”
  “荀爷爷!!郭大爷又在调侃你的魔法棒了!”
  “什么魔法棒,是舞法天女棒。诶...

【小荀郭】一个糖,一把刀

算是一时的脑洞
不对,也不是一时,有十几天了吧,只是一直没来得及写
现代paro
伯益讲述的那些事情是有删改的,但我打赌你们不可能找到原稿在哪√
因为快要开学了太闲得慌搞点事情
额……写的有点急……好歹看吧√
———————————————
“我跟你说哦,我家长倩天下第一好,谁说他不好我和谁急。”郭奕和我说这话时,脸上浮现出淡淡幸福的笑容。他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地比划。我倒是什么也没说,反正自己一个很闲,有个人聊天也可以消磨消磨时间。
“六年前,我们两个的恋情还没有公开,我父亲常年出差在外,一年见不了几回。我站在他卧室门口准备坦白时的心情和在中考考场上没什么两样。我整个人都是石化的,在门口站了几十...